穿越吧吉祥話

周朝的漢字劇場

NT $323

NT $380

  • 作者
    黃庭頎、謝博霖
  • 譯者
    暫無資料
  • 出版社
    臺灣商務印書館
  • 出版日期
    2019-01-10
  • 再版日期
    暫無資料
  • 頁數
    320頁
  • 裝訂
    平裝
  • 開數
    暫無資料
  • 書系
  • ISBN
    9789570531879

Tag 東周西周

史上最有梗的吉祥話,將你的祝福拉近三千年

說好話運動,勇闖吉祥新紀年!

★★贈「年節限定禮:東周西周吉祥話紅包袋」★★

 

年年歲歲你的祝福老了,梗舊了,心累了,

拋開爛詞聳句,穿越去周朝取經吧,

另類問候語,古字新意。

長輩圖、IG和FB貼圖貼文專屬現代人?

周人刻吉祥話在器物之典雅之新潮,

根本神超越。

三千年書袋,一剎那笑開。

周朝吉祥話的字體原形、出處、涵義、故事、插畫,

還有現代人要怎麼用,一次好心滿足。

◎它它巸巸

睡覺覺,疊字字不是現代人的專利,古人也很愛。「它」像蛇一樣蜿蜒綿長,「巸」是盛大繁榮,合起來就是一路長紅。

◎得眾難老

這句話是期望不僅要逆天凍齡,還要成為萬人迷。太貪了吧?對,吉祥話就是要貪,話出去,錢進來,作夥貪起來。

◎屯魯通祿

屯魯就是大福,啊不是甜點那個大福,是大大的有福。通祿就是發達或升官的意思。升職要人幫,吉祥話用這發。

什麼?你說怎麼又是魯?已經很魯了還魯上加魯?在你拳頭硬起來,先聽我說~

魯,在古代是福氣的意思喔,魯多福就是祝您福上加福!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作者簡介

黃庭頎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佛光大學中國文學與應用學系助理教授,專長甲骨文、青銅器銘文、古文字學、出土文獻,「故事」、「野蠻小邦周」網站撰文者之一。

 

謝博霖

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候選人,政治大學中文系講師,專長甲骨文、青銅器銘文、古文字學,「故事」、「野蠻小邦周」網站撰文者之一。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名人推薦

穿越時空.吉祥推薦

許進雄|國際甲骨文權威學者

蔡哲茂|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兼任研究員,古文字學家

游逸飛|中興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

胡川安∣「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主編

謝金魚|「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共同創辦人、《崩壞國文》作者

蔡佾霖∣PTT馬雅人(Mayaman)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目錄

   

1. 眉壽──活好活滿

2. 萬年──一個願望兩處滿足

3. 永命──天公伯來相挺

4. 屯魯──一借八千里

5. 無斁──永遠進行式

6. 靈終──勇奪全身獎

7. 多福──後來居上

8. 通祿──古代小確幸

9. 繁釐──聲聲不息

10. 綽綰──歲月饒過我

11. 黃耇──老態龍鍾

12. 祜福、永祜福--祝你幸福

13. 無期/毋已──祝福恆久遠,一句永流傳

14. 它它巸巸──沒有盡頭的美好

15. 皇皇  ──夜半鐘聲又響起

16. 難老──逆天凍齡的祕密

17. 永壽用之──長生不老的祕訣

18. 去疾──史上最強防毒軟體

19. 宜有千金──貧民百萬富翁

20. 大吉──永遠不敗的吉祥話

21. 得志──少年得志大不幸

22. 富昌──五世其昌

23. 宜禾──返鄉小農的樂土

24. 宜官──當官這件事兒

25. 敬事──謹慎小心,面對人生

26. 得眾──我是萬人迷

27. 千秋──看似尋常最奇崛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序文

◎推薦序一:以風趣的語言帶出埋藏在古代的寶物

        吉祥話,也就是古時泛稱的嘏辭。西周貴族遇上了好事,往往會鑄造銅器,並在器上書寫祝福的話語。由於這種祝福的吉祥話頗多,引起了學者的注意。自徐中舒〈金文嘏辭釋例〉以來,研究嘏辭的學術成果並不少,以至於今日,在這本書裡得以有較為清楚的面貌呈現給世人。

        庭頎和博霖這次所撰寫的《穿越吧吉祥話》,正是將學術研究的成果,普及給一般大眾的讀物。雖然今日吉祥話仍舊足夠使用,不過語言藝術往往會因濫用而俗套,失卻其美感。若能有古人典雅的嘏辭注入,想必能活化大眾的語彙庫。

        語言除了會隨著濫用而失去美感,也會隨時間失落其意義。在漫長的語言史中,許多詞彙誕生,也有不少詞彙淪為死語。有些嘏辭今天一望可知,如大吉、多福、難老,有些則不然。眉壽一詞,兩千年來均未有確詁,拜今日大量地下文獻出土之福,學者終於能破解一些死語之謎,並落實眉壽的意涵。又如純魯,其中魯字,今日日常語用多為負面意涵,而其為福氣的意思,只能從古書裡找到。這些埋藏在古代的寶物,有賴此書將其從學術的寶庫中掘出,佐以俏皮活潑的方式,重回現代人的視線。

        本書另一個重點,即其寓文字學與上古史於各種有趣的小故事中,將一般人經常誤解的、有迷思的事情予以澄清,又不淪於枯燥的說教。像書中提到古人思想的轉變,即採自杜正勝院士〈從眉壽到長生──醫療文化與中國古代生命觀〉一文。此闡述了古人思想從追求長壽卻仍會死去,到追求個體生命的永存的轉變。又如書中提到「麥」與「來」意思的錯置,積非成是,一錯到今日。此外,書中又援引了「正」、「旦」應為形聲而非象意的說法,均能破除當今的些許漢字迷思。

        這些說法本來都只存在於學術界內,有賴庭頎和博霖的努力,將這些象牙塔裡的知識以風趣的語言帶出。此外,更令人驚豔的是書中每篇穿插的情境劇,可說是妙趣橫生。漢語是富有歷史感而又複雜的語言,如本書所寫關門大吉的故事,如果不懂古語意涵,說不定真有可能誤解為祝賀語。

        本書中有不少類似的例子,是故我在此鄭重推薦這本書。這本書既可以認識古代吉語,又具實用性質,且不僅可以了解一些漢字知識,還可以享受閱讀帶來的樂趣。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兼任研究員/蔡哲茂

 

◎自序

這是我們的第一本書,一本古文字的普及讀物。出書,還是出一本古文字學的書,這可能是大學時從沒想過的事,起碼那時的我們一個想研究小說,一個想研究宋詞。可命運就是這麼鬼使神差地透過一連串機緣,讓這本書面世了。

猶記得十年前,蔡哲茂老師在政大開設了一門青銅器銘文的研究所課程,選課人數不多,約莫五六人。因為這門學問的門檻頗高,大家常常連講義裡的難字都看不懂,所以總是從課中討論到課後,接著大家再邊討論邊走去餐廳吃飯,如今想來,也是一段十分單純且美好的時光。當時雖然覺得研讀銘文相當有趣,做起報告卻是苦不堪言。古文字學的報告,因為很多古字不存在於電腦裡,經常剪貼各種古文字圖檔,其間手續枯燥乏味,讓人沒法一馬平川地暢所欲言。甚至為了徵引一段學者的說法,用小畫家繪製了十數個怪字,然後一一貼上文檔,這種瑣碎實在大大消磨了原有的興味。

十年過去了,我們終究還是踏上了古文字學者這條路。儘管這段期間各自完成了碩士論文,但必須承認,至今仍只能管窺蠡測古文字這浩繁世界之一隅。而在這時,處於博士生涯後期的我們共同面臨一個重要挑戰——教學。長期以來,總是從研究者的角度思索著問題,追究如何釋讀未解的古文字。教學則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它所需要的,是將研究者熟知的知識,轉化成有趣又不失內容的解說。這類寫作,難點在如何平衡文學效果與學術專業。講得有趣搞笑,就得擔心是否超譯;講得嚴謹可靠,又要害怕枯燥無聊。

很幸運地,在這特別的時刻,因緣際會地遇到了「故事」團隊。在這個以歷史普及為目標的網站裡,我們和其他夥伴學到如何書寫面向普羅大眾的文字、如何將深難知識轉化成有趣的敘述。在「故事」網站新手村練等級兩年之後,我們終於開設了臉書粉絲頁:野蠻小邦周,並在其中從事各種大膽的嘗試。其中嘗試撰寫一些漢字、青銅器、古人習俗的小短文,以及這本書的前身——吉祥話專欄。因為有了這些,我們才能被商務印書館看見,才有機會進一步將專欄擴寫成書。

這本小書的出現,使我們意外踏上作家(?)之路,因此需要特別感謝臺灣商務印書館的李進文總編輯,有勇氣給從未擁有出版經驗的我們一次機會。同時感謝何宣儀、王育涵兩位編輯,非常包容且和氣地處理稿件各種問題。最後,還要感謝佛光大學林明昌老師,臺灣大學蔡佩玲、歐陽宣以及哥倫比亞大學王詩涵三位博士,沒有您們的牽線與協助,這本小書不可能完成。

儘管這是一本輕薄小書,總還是會有不少錯誤及疏漏之處,此皆為我們的責任。最後,希望這本小書能為每位讀者帶來一段輕鬆有趣的歷史時光。

                    黃庭頎、謝博霖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線上試閱

◎永命——天公伯來相挺

 

吉祥話的出處

        「永命」是一個只見於西周時期的吉祥話,它常常被拿來與眉壽、靈終這些吉祥話一起出現。根據學者的統計,光是西周青銅器銘文就有至少三十例以上的「永命」,很明顯是廣受西周人喜愛的用詞。由於永命、眉壽、靈終都是在形容人的長命或好命,算是容易理解的,屬於反映西周人期望生命綿延不絕的吉祥話。

吉祥話的涵義

        永命,最直接的理解就是長命,但也有比較偏離直覺的看法。《詩經》中那句經典的水果大戰詩句:「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意思就是隔壁家的女孩(少年)喔,送給我好吃的木瓜(此處的木瓜是一種薔薇的植物,不是現在我們吃的木瓜)。我想著白吃白喝也不太好意思,拿起一塊美玉送給他。美玉比木瓜還值錢,但你不用找我錢,因為我想和你長久的做朋友,是我的一番心意!千萬別猜疑,絕對不是行賄關說,也不是在演什麼血觀音,不要去按地院的申告鈴。

    永以為好,就是長久的交好。

    從古文字的字形上看,大約可以看出「永」字像河水在蜿蜒行走的樣子,左邊岔出的就像河的支流。本來應是兼具長久與分岔兩種意思,只是朝左的成為永,朝右的變成支脈的「脈」字右邊偏旁,從此就分道揚鑣了。

    命,最直接的理解就是生命。但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因為西周時期命、令是同一個字義的不同寫法。這個也很容易理解,發布命令需要從口發聲,加口旁也是很合理,令加上口字邊,就成了命。「與你訂下契約的小櫻命你封印解除」跟「與你訂下契約的小櫻令你封印解除」,意思上並沒有什麼差別。

    那麼問題來了,到底是命令還是生命呢?我們不妨回到實際的用例上看,如西周晚期的蔡姞簋:「用祈匄眉壽、綽綰、永令、彌厥生、靈終,其萬年無疆」,我們可以看到在器主祈禱長壽、青春、終壽與好死當中,夾雜了一句永令,很顯然是一串祈求長壽的吉祥話,就不應該解釋成命令。當然,解釋成命令也有文獻上的支持,像《尚書.召誥》:「王其德之用,祈天永命」,意思就是王要好好做人,以此求取長久的天命。

    綜合來說,這個詞語與萬年很像,但分歧的現象更加明顯,萬年隱含兩者兼備,永命則是有時候指求長壽,有時候求天命永佑。

吉祥話小故事

在西周時期,「命」用作「生命」義的例子較少,常見的還是命令。要解釋為什麼「永命」可以有長壽以外的意思,故事就要從最初說起。古早時代的小邦周,還躲在關中平原和各種異族一起玩著開心農場。同時期,遠處的東方不只是一條龍,還是一條巨大的惡龍─大邑商。

為什麼說商朝是邪惡的呢?從殷墟出土的婦好墓來看,其中擺放著許多人頭骨,都是被抓來殉葬的俘虜或奴隸。而在甲骨文中,也可以見到為舉辦大拜拜,將大批異民族抓來當犧牲。為什麼說它巨大呢?這個王國製作了非常多大型的青銅禮器,而青銅在當時是珍貴的資源,又被稱為「金」。從烹飪器具、戰車部件與銳利兵器等實用性需求,到祭祀禮器與陪葬用品等奢侈品取向,無不需要耗費大量的青銅。商王國有廣袤的控制區、便宜的勞動力、匯集遠方的青銅和鑄造的精妙技術,政體上有著養尊處優又驍勇善戰的宗親貴族,在遠方的小邦周看來,簡直是不可戰勝的巨人。

這和命令有什麼關係呢?是的,如歷史告訴我們的一樣,小邦周擊敗了大邑商,靠著夠狠、義氣、兄弟多,消滅了這籠罩在諸方國頭上的可怕陰影。夠狠、義氣、兄弟多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先說義氣,廣泛地說,小邦周在道德上就勝人一籌。在周文王時期,虞國跟芮國因為土地問題吵架,兩國君主跑去找西伯周文王決斷,結果這兩人連文王的面都沒看到,就羞愧地逃回去了。難道是吃了慚愧棒棒糖?當然不是,傳說兩人踏進周國國界後,發現小邦周人人都講禮謙讓,兩國君主發現自己因為土地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實在太幼稚、太可笑,就趕緊回家,不再吵架。

再說說兄弟多,除了把周文王當成仲裁者的虞、芮兩國外,《尚書.牧誓》中記載周人的盟友有「庸、蜀、羌、髳、微、盧、彭、濮」八國,不止可以湊兩桌麻將,還可以組十二星座的聖鬥士團體呢!

最後說夠狠,我們對周文王的形象,一直是一個溫情脈脈的儒雅聖人,但他也有狠下心的一面。《詩經》中便有一首詩:「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周的鄰國密國做人做事不禮貌,膽敢抗拒大國的要求,還侵略了阮國與共國,周文王很生氣,召集軍隊就去痛毆不聽話的密國。由於文王、武王兩代的恩威並施,小邦周在諸國中擁有很高的地位,就像少年漫畫裡的經典結尾,主角要隊友把力量借給他,轟轟烈烈的消滅了強盛的大邑商。

這不可思議的巨大勝利,是靠著祖先的鬼神之力嗎?顯然不是,因為商王國比小邦周更懂得祭祀,規模也更大,商的占卜技術發展更是歷史悠久。如果要比「咻咻咻」魔杖飛來飛去的巫術大賽,商王國不太可能會輸給小邦周。於是在《尚書》中就出現了對滅商成功的解釋:「上天的命令」。但商人也拜上帝,祭品也很豐厚,小邦周不可能在這點上勝出。於是他們解釋是自己做人成功──也就是有「德」。「德」在這時由於與天命連結,多少帶著神祕的色彩與意涵,總的來說,就是講求做人處事之道。

周的國祚源於上天的授予,同理,個人與家族的命運,也不免要看看上天的臉色。因此在青銅器上常常看到作器者因某個功勞或榮譽,鑄造了青銅器,並在上面祈求上天能將長壽、天命都賞賜給他。回到永命上看,也就有了「長受天佑」的意思。當然,這和萬年一樣,既然要長久的承受天命護佑,載體的生命自然也要綿延漫長,這就使它兩義兼具了。

活學活用

        傳說中,某市市郊的站牌在每天凌晨四點四十四分的時候,都會有一班老舊的公車停靠在此。當地老一輩的居民都知道絕對不可以搭上這班車,對於這班車的由來總是諱莫如深,直到有一位外地來的年輕人,趕路錯過了宿頭,經過此處,見到公車便招手急忙想要上車,司機開了門,幽幽地問他:「你準備好了?」年輕人一頭霧水,困惑地說:「搭車還要什麼準備,零錢嗎?」逕自地上了車,司機見他如此勇敢,便說:「我年輕的時候很擔心這份開車的工作會保不住,便向天祈求,永遠保有這個工作。當時不知哪來的紙條,端端正正的用小篆寫著『永命』,我收了起來,握上了方向盤,沒想到一開就開到了今天,已經有八十七年沒下車了。年輕人,祝你永命,我終於可以休息了」。

◎它它巸巸——沒有盡頭的美好

 

吉祥話的出處

  「它它巸巸」可說是一句歷史悠久、淵遠流長的吉祥話,無論是西周還是東周都非常愛用。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也產生過不同的面貌。早在西周時期,青銅器銘文就曾經出現「它它受茲永命,無疆純佑」和「阤阤降余多福」的用法,這裡的「它它」和「阤阤」都表示經常、永遠的意思,就是祭祀者希望過世的祖先或神明,可以經常保佑他擁有很多的福氣。

到了春秋時期,「它它」出現了威力升級版—「它它巸巸」,這是山東地區春秋時期限定吉祥話,建議與「受福無期」、「壽老無期」、「男女無期」一起服用。這句吉祥話主要流行於齊國和邿國。齊國是大家熟悉的春秋五霸之一,而邿國可能覺得有點陌生,這是一個位於山東地區的小國家,在《左傳》出現過幾次,因為國內發生動亂,後來就被魯國給併吞掉了。春秋時期山東地區可說是走在流行時尚的尖端,常常以齊國為中心出現外界跟不上的新詞彙,而邿國大概也受到影響,所以開始使用「它它巸巸,某某無期」的搭配。

吉祥話的涵義

    在解釋這句吉祥話之前,先為大家說明一個簡單的文字學小概念。話說這個「它」跟「也」字,看起來好像是不同的兩個字,不過最初都是在表現蛇的形狀。現在會變成兩個字,是因為分擔了不同的字義,才漸行漸遠、分道揚鑣。這兩個字的源頭,其實就是同一個字,在早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分別。一個殘留至今的現象可以證明這件事,那就是我們常常作第三人稱代詞使用的「它」跟「他」,後者的部件有「也」,就是這個混用現象的殘跡。而與其說是混用,不如說一開始古人就沒當成是兩個字,「他」反而是「也」、「它」的同源活化石。

    因為這個緣故,所以學者看到金文裡的「它它」與「阤阤」,便直覺的視為同一組詞。事實上,「它它」與「阤阤」在古典文獻裡面並不少見,像是《詩.君子偕老》「委委佗佗」或是《詩.巧言》「蛇蛇碩言」,「委委佗佗」就是我們現在說的「虛以委蛇」的「委蛇」,也可以寫作「逶迤」。「委蛇/逶迤」本來是形容蛇在匍匐爬行的樣子,後來引申為曲折蜿蜒或順應隨便的樣子。而「蛇蛇碩言」則是夸夸其談,欺騙人的意思。正因為「委蛇」、「蛇蛇」有這層曲折蜿蜒的味道,所以「它它」與「阤阤」在金文裡又可以引申為不絕無窮之意。

    巸巸,其實就是古典文獻裡的「熙熙」,像是《左傳.襄公廿九年》「廣哉熙熙乎」;《周書.大子晉篇》「萬物熙熙」;《老子》「眾人熙熙」。或者我們現在常講的「熙熙攘攘」,都是形容廣大眾多的意思。

    所以我們解釋「它它巸巸」的方法很簡單,就是把「它它」和「巸巸」的意思加在一起,於是就變成了綿延不絕、廣大茂盛的意思。如果再加上「受福無期」、「壽老無期」、「男女無期」這些吉祥話,那就是希望福氣、年歲和後代子孫綿延不絕,枝繁葉茂,永遠沒有盡頭。

吉祥話小故事

說到釋讀古文字,一定很多人感到好奇。到底考古學家或是文字學家是怎麼解讀出這些稀奇古怪的文字呢?難道是像電影演的那樣,把文物挖出來之後三秒鐘就讀懂內容嗎?還是有什麼密技法寶,可以打開血輪眼看懂這種字在寫什麼?其實都不是的,現在就讓我們用「它它巸巸」做例子,來看看學者們是怎麼解釋這個以前從沒見過的吉祥話。

事實上最早的時候,學者們並不是把「它它巸巸」解釋成綿延不絕、廣大茂盛的樣子。當大家看到青銅器出現「它它」與「阤阤」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孟子.離婁下》的「施施從外來,驕其妻妾」,因為「它」、「也」在古代是混同的,加上國文老師總是強調「施施」要念成「ㄧˊㄧˊ」,不可以念「ㄕㄕ」,那「施施」和「阤阤」根本就音義相同啊,看起來就是同一組詞沒錯了,於是就把兩者聯想在一起。

不知道各位是否還記得孟子講的這個「齊人有一妻一妾」的故事?「施施從外來」講的是那個跑去墓園偷吃祭品的丈夫,得意洋洋回來跟妻妾炫耀的樣子。因此,學者們很快的就把「它它」與「阤阤」解釋成喜悅和樂,但這個時候麻煩卻來了。在所有的銘文裡面,絕大多數的「它它巸巸」都和「某某無期」一起出現,只有甚六鐘銘文出現「我以樂我心,它它巳巳(巳巳、巸巸,古代相通),子子孫孫,羕(「 永」)保用之」,在這裡用喜悅和樂的樣子來解釋「它它巳巳」,雖然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其他的文句卻很難解釋,像是「它它巸巸,男女無期」難道要翻譯成「好開心呀,希望我的子孫永無止盡」嗎?

因此,學者開始考慮另外一種讀法。他們將眼光放到「委委佗佗」,注意到「委蛇」這個古語可以有修長委曲的意思,進一步引申為無窮不絕,而這正好可以和「某某無期」的意思產生連結。所以,「它它巸巸」並非指喜悅和樂的樣子,而是無疆無期的意思,「它它」取不絕無窮之意,「巸巸」則取廣大眾多之意。若是以這個意思解釋「它它受茲永命,無疆純佑」和「阤阤降余多福」兩句銘文,就會發現不論「它它」或「阤阤」都是形容祖先降下來的福氣或保佑,顯然用「綿長無盡」來解釋是比較合理的。

「它它巸巸」的解釋因為相對比較合理,所以很快獲得大多數學者的認同,甚至補充《爾雅.釋訓》「委委佗佗,美也」的典故,來加強這個解釋的說服力。從這個小故事可以看到,古文字學家在解釋一個沒見過的詞語時,是需要進行多方面考量的,不只是字形要講得通,詞語解釋也要找到和文獻能夠對應的證據,最重要的是,必須回到銘文本身的脈絡去解讀,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理想的答案。

活學活用

        一日清晨,樊遲手上揮舞著一疊罰單,氣沖沖地從外面跑進來,對著子貢抱怨:「五張!這禮拜我已經收了五張罰單!」

    子貢拍拍他的肩膀說:「兄弟,你還好嗎?有什麼問題說出來,我罩你!」

    樊遲大怒說:「這個禮拜還沒過完,我居然已經收了五張罰單了!」 

    接著他將罰單怒甩在地上,只見罰單中出現一個紅色的小布包,子貢湊過去伸手拉出,原來是一個縫著「它它巸巸」字樣的御守。

    他看著樊遲,只見樊遲囁嚅道:「這……這是我媽縫給我的。」

    子貢大笑,無奈地看著樊遲說:「你把這個放在什麼地方?」

    樊遲回答:「車上啊!」

    子貢聽完,只是微微一笑:「樊老弟啊~『它它熙熙』意思雖好,但你可放錯地方了,難怪你的罰單綿延不絕,沒有盡頭哪」!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穿越吧吉祥話

周朝的漢字劇場

NT $323

NT $380

規格
數量
加入購物車
加入希望清單

LINE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