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宮

這些后妃不簡單.細說宮廷

NT $300

NT $380

  • 作者
    張志君
  • 譯者
    暫無資料
  • 出版社
    臺灣商務印書館
  • 出版日期
    2018-11-01
  • 再版日期
    暫無資料
  • 頁數
    360頁
  • 裝訂
    平裝
  • 開數
    18
  • 書系
  • ISBN
    9789570531725

當代之眼,看盡本宮

取材獨有,解讀另類後宮

以史實為依託,講述從唐代到清代二十位傳奇后妃的後宮生存智慧,故事新穎好看,取材有巧思,更具啟發性。

本書取材側重於避「重」就「輕」,少言一般正史所大書特書之事,著意書寫教科書中語焉不詳或輕描淡寫的私生活。書中主角或為史學家所忽略的「小」人物,若如長孫皇后、武則天、大清孝莊皇后等「大」人物則拾遺補缺,盡展其少為人知的一面。

後宮向來是宮廷女性追逐權力與地位的名利場地,也是她們施展才華和智慧的戰場。這其中的后妃雖不乏奪位爭寵之輩,但也不乏足智多謀、有雄才大略的巾幗英傑。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作者簡介

張志君

中國教育電視臺副總編輯、研究員,北京師範大學博士後,兼任北京大學電視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傳媒大學研究生導師。曾任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主講嘉賓,並入選《中國廣播電視年鑒•人物志》、《中國電視名人錄》等。國內主流媒體《人民日報》、《北京青年報》和國外主流媒體《讀賣新聞》等介紹過他的相關事蹟

已出版的著作有《顛覆歷史》、《中國歷史的那些事》、《中國大內秘辛》、《跟古代名人學家風家教》、《教育界的「焦點訪談」:張志君教育傳媒評論文集》等。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目錄

大唐皇宮內的「魏徵」——唐太宗賢后長孫氏

唯一加冕稱帝的皇后——唐高宗皇后武則天

對丈夫頤指氣使的皇后——唐中宗皇后韋氏

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妃子——唐玄宗貴妃楊玉環

蒙冤於「狸貓換太子」的皇后——宋真宗皇后劉氏

一個搧皇帝耳光,一個機智救駕——宋仁宗的兩任皇后

智平直儲危機的女中堯舜——宋英宗皇后高氏

兩度被廢,三度崛起——宋哲宗皇后孟氏

離間父子的兇悍皇后——宋光宗皇后李鳳娘

沒名沒姓的皇太后——宋寧宗皇后

斷腕「殉夫」的智謀皇后——遼太祖皇后述律平

蒙冤而死的才女皇后——遼道宗皇后蕭觀音

鐵蹄之下的薄命紅顏——金海陵王的妃子們

大腳、大度、大寫的皇后——明太祖皇后馬氏

訓子不忘田舍味的皇后——明仁宗皇后張氏

死後惹出一場官司的女史——明憲宗皇后紀氏

暴死的皇后和大內神祕殺手——明世宗三後二妃十六宮女

秉國不貪權的太后——明穆宗皇后李氏

為保子值委身於人的太后——清太宗孝莊皇后

玩紙牌、吸洋菸、養戲子的老佛爺——清文宗皇后慈禧

後記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線上試閱

大唐皇宮內的「魏徵」

—唐太宗賢后長孫氏

 

馬高二丈主該女貴不可言

豆蔻之年知和睦家中上下

寬異母兄嚴親哥哥,堪為後世法

重長公主薄己女兒,不愧好媳婦

穿朝服拜皇帝,智救魏徵

拒佛道拒亂法,不救自己

 

西元六三六年六月,唐朝首都長安,東宮顯德殿,一代英主李世民淚流滿面。他手持一本字跡娟秀的小冊子對左右侍臣說:「此書足可垂於後代,補朕之闕。今不復聞善言,是內失一良佐也!以是朕特傷之!」

是什麼人寫的書能引起唐太宗的如此重視?是什麼人的去世竟勾起李世民滿懷哀傷?

識者答曰,是一個複姓長孫的女子。這個女子不是別人,就是唐太宗少年結髮、伉儷情深的文德順聖皇后長孫氏。

妻子亡故,丈夫悼之,這於平常人家本不足為奇。「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蘇東坡筆下就描繪過這樣的丈夫,但那畢竟是夢,是文學作品。以太宗皇帝萬乘之尊,對妻子的去世如此兒女情長,而且以為是「內失一良佐」,看來,這位長孫皇后必有過人之處。

 

馬高二丈主該女貴不可言

豆蔻之年知和睦家中上下

 

隋煬帝大業十二年(六一六年)十二月,隋都洛陽永興里的一座府邸中,一個筮者應主人之請,正在宣讀卜辭。辭曰:

「至哉!牝馬,地類,行地無疆,在易為『歸妹』,婦人之兆也。女處尊位,履中居順也!此女貴不可言!」

這晦澀難懂的卜辭,乃是就一件意外之事占卜的結果。這件意外之事和長孫氏有關。

原來,西元六一三年,年僅十三歲的長孫氏,奉舅父舅母之命,嫁給了比自己大兩歲的隋朝山西、河東撫慰使李淵的二兒子李世民。

西元六一五年八月,隋煬帝北巡,突厥始畢可汗率數十萬騎截擊,隋朝的義成公主(始畢可汗之妻)遣使告變。隋煬帝倉皇馳入雁門,被突厥騎兵追及,並圍困於此地,上下一片恐慌。隋煬帝派人向各地送去了勤王詔書,召各地募兵馳援。當時,隋煬帝窮奢極欲的面目還沒有完全表露出來,因此各地應募者甚多。說來人們也許不信,連後來的一代英主唐太宗李世民也在應募者的行列中,只是當時的李世民充其量不過是個貴家公子。

當時,李世民剛剛與長孫氏結婚不到兩年,小夫妻雖非燕爾新婚,倒也難分難捨。為了排遣妻子一個人在家的鬱悶心情,李世民將長孫氏送回永興里。

據《舊唐書》記載,長孫氏「有異母兄安業,好酒無賴。獻公之薨也,後及無忌並幼,安業斥還舅氏」。這裡的「獻公」是長孫皇后的父親—時任隋朝右驍衛將軍的長孫晟。此段話的意思不難理解,即是說在長孫氏的父親病逝後,長孫氏和兄長長孫無忌被同父異母的哥哥長孫安業趕了出去,投奔了舅舅。長孫晟病逝於西元六○九年。由此可推測,長孫氏婚後的歸寧地應是其舅父高士廉家。

話說,高士廉的妾室張氏夜裡起來出外淨手(如廁),回來後一副神祕莫測的樣子。她悄悄地對丈夫說:「我剛才遇見一樁奇事兒!」

睡意正濃的高士廉不經意地問:「什麼奇事?」

「我看見咱們寶貝外甥女的屋外站著一匹高頭大馬……」

「馬有什麼可奇怪的!」高士廉漫不經心地說,「我還以為是別的稀罕物呢,那肯定是外甥女回來時護送她的人騎回來的,快睡覺吧,你!」

「哎呀,不是,不是!」張氏見丈夫自作聰明,急得叫了起來,「那不是一匹普通的馬!」

「唔?」

「那匹馬高兩丈有餘,而且鞍勒俱備,誰家能有那麼高的良駿啊?」

「你說的可是真的?」

「不信你可以去看嘛!」

躺在床上的高士廉此時睡意全消,他是個不甘寂寞的人。雖然當時沒有一官半職,但通過與外甥女婿李世民的幾次接觸,他已敏銳地發現在這個不滿二十歲的年輕人身上,可能會實現他的全部夢想,而要想靠攏李世民,就要先替他製造各種輿論。於是,他叫來一個筮者,對他如此這般地「耳提面命」了一番。筮者充分發揮了自己的占卜才能,結果就有了前面的卜辭。

說來也真巧,自長孫氏嫁到李家,李世民與他的父親李淵步步往高處走。李淵先是由一員散官被任命為山西、河東撫慰使,接著是李世民應募解救隋煬帝成功,再接著李淵又被任命為權傾一方的太原留守。這是不是「沾」了長孫氏的光?誰也不清楚。

長孫氏嫁到李家以後沒幾年,她的公爹李淵廢隋恭帝楊侑而自立為帝,國號為唐,是為唐高祖。高祖武德元年(六一八年)六月,長孫氏的丈夫李世民受封為秦王,長孫氏也自然而然地被冊封為秦王妃。

當了王妃後的長孫氏並不怎麼快活—她發現自己的大伯哥李建成和小叔子李元吉對丈夫李世民十分敵視,甚至不顧及一點手足之情;她的兩個庶婆母張氏、尹氏—原來的隋煬帝離宮夫人—與李建成、李元吉沆瀣一氣,屢次想要暗算秦王。

一開始,長孫氏「孝事高祖,恭順妃嬪,盡力彌縫」。

可無奈她的丈夫實在太能幹了—西元六一八年四月,破段達;十月,大破薛仁杲;六一九年閏二月,收降王世充手下大將秦叔寶、程知節(咬金);十月,敗劉武周;六二○年四月,大破劉武周。在南征北戰的過程中,他還網羅了一大批人才,武如秦叔寶、李勣,文如房玄齡、杜如晦。丈夫戰功日豐、威望日盛,身邊的智囊團也愈來愈大。因此,不管長孫氏如何彌縫,感覺地位受到威脅的大伯哥還是一心想置她的丈夫於死地。

西元六二一年七月,李世民建不世之功,俘獲唐王朝兩個最主要的敵人竇建德、王世充,並獻俘長安。舉國為之歡呼。李建成、李元吉兄弟二人覺得不能再等,於是,硬拉李世民去太子府赴宴,說是弟兄幾個好好聚聚,順便為他慶功。

李世民不虞有他,加上還有叔父淮安王李神通在場,於是就放膽前往。酒席之間,李建成、李元吉殷勤勸酒。酒意正濃時,趁李世民不注意,李元吉用一種特製的轉底酒壺,將毒酒注入李世民的杯中。李世民此時已有幾分醉意,不假思索,拿起杯來一飲而盡。酒一下肚,他便覺大事不妙,因為那五臟六腑就像燒著了似的,火辣辣地疼。此時身邊自己的侍衛不多,所以李世民雖對李建成和李元吉恨得咬牙切齒,卻也不敢與他們公然翻臉。多虧李神通與李世民的關係甚好,他捨命將李世民背出,才使李建成等人的陰謀沒能得逞。

得知了丈夫遇險的經過,再看看丈夫那憔悴的面容,長孫氏的心裡十分不好受。

「這是為了什麼啊!」她心裡想:「親哥哥竟要毒死自己的親弟弟,難道就沒有辦法彌合他們兄弟之間的裂痕了嗎?」

所以,在丈夫養傷期間,長孫氏屢次三番地勸誡丈夫,希望他不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兄弟之間應以和為貴,忍為高。李世民雖然不完全贊同妻子的看法,但自知妻子也是為了他好,因此,也就勉強同意了。

傷好以後,唐高祖李淵封李世民為天策上將軍,准其開府置官屬。李世民開館招延文學之士以示與世無爭,先後網羅了杜如晦、房玄齡、虞世南、褚亮、姚思廉、李玄道、蔡允恭、薛收、李守素、陸德明、孔穎達、蓋文達、許敬宗等十八人為文學館學士,並命丹青聖手閻立本為之畫像,稱《秦府十八學士圖》。時論頗為稱許之。

長孫氏見丈夫不再熱衷於殺殺砍砍,心裡十分高興,以為從此天下就會太平了。

孰料變起肘腋。太子李建成與齊王李元吉見李世民愈來愈得人心,又見他開館招延文學之士,似乎是冷淡了武將,遂乘機斥重金對秦叔寶、尉遲敬德等秦府大將進行收買。遭到拒絕後,建成又借突厥犯邊之機,奏請李淵派齊王元吉督諸軍北征,並要求秦府勇將同行。李淵准其所奏。喪心病狂的李建成想借機控制李世民兵馬的同時,在昆明池伏擊秦王。提前得知消息的李世民為求自保,只好先下手為強,來個反伏擊。

在與長孫無忌等人商定了反擊策略之後,李世民回到內室,告訴長孫氏,他決定對太子和齊王動手。

「真的沒有緩和的餘地了嗎?」長孫氏仍懷著一絲幻想問道。

「一點也沒有了!」李世民也有幾分沉痛,「後天,齊王北征,不僅要調走我秦府的精兵猛將,而且據常何密報,太子和齊王還要對我下毒手。我已經一再忍讓了,再退讓下去恐怕只有死路一條了!」

「既然如此,」長孫氏深思了片刻,說:「何不稟知父皇?那樣也可師出有名!」

「你說得有道理!」李世民聽了妻子的話,突然有了一個不錯的主意。「對!就這麼辦!」他自言自語道。

西元六二六年六月三日,秦王李世民祕密進宮,向高祖李淵痛陳了李建成、李元吉兩人的罪行。其中最能打動李淵的是「淫亂後宮」一條。李世民奏報說,宮中的張婕妤、尹德妃與太子及齊王關係曖昧,宮外有很多難聽的傳聞。

這條罪狀一下子打動了李淵。他雖然對三個兒子不想偏著誰向著誰,但聽說親生兒子偷自己的小老婆,不由大怒。轉念一想,李淵又害怕這是二兒子捏造出來的謊言。於是,待李世民說完,他未做任何形式的表態,只是傳旨,令他們兄弟三人次日進宮對質。

玄武門乃是文武群臣上下朝的必經之路。其守將常何,本是李建成的心腹,但卻早已被李世民收買。李建成、李元吉兄弟二人自恃宮外有常何把守策應,宮內有張婕妤、尹德妃呼應周旋,有恃無恐。是以,當張婕妤聽到風聲,遣人向他們密報,說秦王將有異謀,請他們暫緩入宮時,他們竟滿不在乎,結果中了李世民之計。

李淵下給他們兄弟三人的詔書,說是接見他們的地點在臨河殿。但到了臨河殿,李建成、李元吉卻發現殿中空無一人。方知情形不對的二人急忙撥轉馬頭往回跑,迎面遇上了李世民。平日裡號稱是神箭手的李元吉也不知怎麼的,彎弓搭箭,連射三箭都沒有射中,反倒被李世民一箭射下馬來。李建成慌亂中避入一條小路,被尉遲敬德殺死。

話分兩頭。且說太子府、齊王府的將士聽說自己的主子被秦王圍困,立即出兵兩萬猛攻秦王府。秦王府當時只有長孫氏和一班文臣,武將只有侯君集、張公謹等,上下人心浮動。長孫氏此時顯示出了王妃的風度:為鼓勵士氣,她親自為臨時組織起來的王府家丁們授甲,並「親慰勉之」,左右無不效命,頂住了幾次兇猛的攻擊。直到秦王李世民入宮奏明李淵,討來皇帝詔書趕回時,長孫氏才鬆了一口氣。

 

寬異母兄嚴親哥哥,堪為後世法

重長公主薄己女兒,不愧好媳婦

 

唐高祖武德九年(六二六年)六月,秦王李世民被其父李淵立為皇太子,長孫氏被冊封為皇太子妃。同年八月,李淵傳位於李世民,長孫氏晉封皇后。

當了皇后的長孫氏,與之前並無二致。如果硬要尋出些不同,那麼熟悉她的人都會說,長孫氏比以前更加注重品德的修養了,可謂「心裡裝著丈夫的事業,唯獨沒有她自己」。

史稱她「性尤儉約,凡所服御,取給而已」。

唐太宗李世民有一次退朝以後,與長孫皇后談論起賞罰之事,長孫皇后說道:「牝雞之晨,惟家之索!妾以婦人,豈敢豫聞政事?」(《舊唐書·后妃傳》)太宗堅持和她說,長孫皇后竟然不再回答。

終長孫皇后一生,她對朝政的干預只有兩次,而這兩次朝政均與家事有關。

一次發生在太宗登基初年。

那一年,太宗論功行賞,大封原秦王府舊部—以秦叔寶為左武衛大將軍、程知節(咬金)為右武衛大將軍、尉遲敬德為右武侯大將軍、高士廉為侍中、房玄齡為中書令、蕭瑀為左僕射、杜如晦為兵部尚書、封德彝為右僕射……。

這件事傳入後宮,長孫皇后對之沒有任何異議,但當聽說自己的親哥哥長孫無忌也被皇上封為高官(吏部尚書)時,她卻不再沉默了。

一天退朝後,長孫皇后借為丈夫侍膳之機,委婉地問丈夫:「聽說陛下欲封無忌?」

「是的!」李世民答道:「依皇后看,朕該給無忌一個什麼樣的官職才好?」

「愈小愈好!」長孫皇后一片真誠地說:「妾既託身紫宮,尊貴已極,實不願兄弟子侄布列朝廷。漢之呂、霍,可為切骨之誡!特願聖朝勿以妾兄為宰執!如此,則妾身不勝感激之至矣!」

太宗皇帝雖感動於妻子的一片苦心,卻也不想因此埋沒了人才,薄待了故友,遂安慰道:「朕與無忌係布衣之交,何況玄武門之變,無忌又立下不世之功。朕賞他一個吏部尚書,還嫌太薄了,豈能愈小愈好?」

見說不動丈夫,長孫皇后決定來個釜底抽薪。幾天以後,她派人將長孫無忌宣進宮中,很誠懇地對哥哥說:「聽說皇上已封兄長為左武侯大將軍、吏部尚書、右僕射,不知可有此事?」

「回皇后,」長孫無忌躬身答道:「確有此事。」

「我今天請兄長來,就是想請你急流勇退,勿受高官。這樣,對你,對我,對我們長孫家族都有好處!不知兄長是否同意我這一看法?」

長孫無忌原本也不是一個貪戀高位的人,但考慮到係皇上封他,而不是他自己鑽營所得,所以,頗想受之。現在聽自己的這位皇后妹妹說不願他居高位,他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次日上朝,他苦求遜職。太宗皇帝無奈,只好改任他為開府儀同三司(虛銜)。

對自己最親的人,長孫皇后鐵面無私,而對曾經傷害過她的人,長孫皇后卻網開一面。這個讓長孫皇后以德報怨的不是別人,正是前文提到的將他們兄妹逐出家門的同父異母兄長長孫安業。這個長孫安業,還真是無恥到了一種境界。若於常人,恐怕聽到李世民登基、長孫氏冊封皇后的消息就得有多遠逃多遠,他竟然恬不知恥地尋上門來,以國舅爺自居。長孫無忌對這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十分反感,勸妹妹不要答理他,但長孫皇后卻不念舊惡,請太宗皇帝任命長孫安業為監門將軍。

不久,長孫安業參與了一次謀反活動。按照大唐律,謀反屬十惡不赦之罪,是要殺頭的。李世民因受長孫無忌的影響,對安業素無好感,因此,決定公事公辦。

長孫皇后聽說了這件事,叩頭流涕對丈夫說:「安業之罪,萬死不赦!然不慈於妾,天下知之。今置以極刑,人必謂妾恃寵以復其兄,無乃為聖朝之累乎?」—意思是說安業謀反,罪該萬死,但不明真相的人一定會以為長孫皇后要公報私仇,從而給大唐皇室帶來不好的名聲。

唐太宗見妻子行此大禮,不忍駁了妻子,遂將長孫安業免死,長流嶺南。

長孫皇后對「朝政」的另外一次干預發生在唐太宗貞觀六年(六三二年)。

那一年,由李世民做主,選長安人長孫冲為駙馬,將女兒長樂公主聘出。長樂公主係長孫皇后所生,又是長女,所以,自小就深得父母,尤其是父親太宗皇帝的喜愛。為了讓寶貝女兒吃穿不愁,李世民令主管其事的官員妥善辦理此事。

「啟奏陛下,不久以前,永嘉長公主(高祖李淵之女,李世民之妹)再嫁,皇家資送嫁妝五千萬,長樂公主是否……」

「加一倍!加一倍!」李世民不耐煩地打斷說。

主管其事的官員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但見皇上滿臉不容商量的表情,他也只好把話嚥回到肚裡。

此事不知怎麼竟被魏徵所知,這位被李世民稱為「人鑑」的直臣,上書諫阻李世民說:「昔漢明帝時,將封皇子,(漢明)帝曰:『朕子安得同於先帝子乎?』然謂長公主者,良以尊於公主也!情雖有差,義無等別。若令公主之禮有過長主,理恐不可,願陛下思之!」—那意思是說,東漢明帝劉莊要授封地給自己的兒子,有人勸他分封皇子要超過皇弟(皇上的弟弟),明帝不幹,反駁說:「我的兒子怎麼能和先帝的兒子比!」現在公主是皇女,皇上給皇女送的嫁妝超過給皇妹的,這不符合先王之制!

李世民覽罷魏徵的奏章,滿臉不悅,什麼也沒有說,就宣布退朝了。

退朝以後,李世民把魏徵的諫章拿回後宮給長孫皇后看。長孫皇后看罷,感慨萬千地對丈夫說:「以前經常聽陛下說起魏徵之賢,我那時還不怎麼理解,現在看了他這封諫表,才明白魏徵能『以義制主之情』。魏徵真是我們大唐的社稷之臣啊!」

「皇后此言無乃過矣!」李世民覺得魏徵管事兒都管到他家了,已有些不快,於是辯駁道。

「不然!」長孫皇后一本正經地說:「妾與陛下是結髮夫妻,而且屈蒙禮待,情意深重,即使如此,每要說一件事還要看看陛下的臉色,不敢輕易冒犯陛下的龍威,何況做臣子的,情疏禮隔,所以韓非子專著《說難》,東方朔認為規勸君主不容易。古語云『忠言逆於耳而利於行』,無論是治國還是齊家,都應接納忠言。如此,才能國泰民安,願陛下詳之!」

見妻子這番話說得有情有理,李世民只好以國事為先,下令將長樂公主的嫁妝縮減為永嘉長公主的一半。

第二天,長孫皇后派使者給魏徵送去五百匹帛,並傳口諭說:「先生為國,敢於犯顏直諫,不愧為國之諍臣。送上帛五百匹,以啟後來者!」

瞭解更多收起內容

本宮

這些后妃不簡單.細說宮廷

NT $300

NT $380

規格
數量
加入購物車
加入希望清單

LINE QR code